不老心態

on Apr 24 in 生活隨便記 tagged by

回台灣,我會主動想見的長輩們有三:一是奶奶的娘家,二是阿姨,三是乾奶奶.

之前 Stevie 一直沒有機會和乾奶奶見著面,這次回台灣便特意帶他去.
去之前我對他說:「這位奶奶很特別,你見著之後就會知道我為什麼會想去看她.」
記得之前帶他去看阿姨的時候,我也是這麼說的.


剛好隔天 Steve 要為我們全家下廚做午餐,義大利麵,大蒜麵包和 Trifle,我們邀請乾奶奶要不一起來吃他做的飯?
原本心想老人家為了保養身體,總會有些東西禁口,而且一定吃不慣西方菜,乾奶奶還沒回答,我們趕緊說可以另外煮一些中式飯菜的,深怕她不來.
反倒是奶奶很阿沙力的答應了,說只要不辣,她什麼都吃.

隔天餐桌上,乾奶奶的確就跟她說的一樣,沒有不吃的.
完全沒有老年人常見的禁口,猶豫表情,或者吃不習慣的掙扎神情,她吃的津津有味,Steve 做的兩種義大利麵口味,她都主動的吃上好幾碗.
原本以為用法國麵包做的小漢堡對老人家來說太硬,不好咬,她大概不會吃吧,但她也很給面子地主動吃了,還直說好吃.
Steve 煮的每一道菜,她都沒有錯過,還直誇 Steve 好手藝.

難得來的貴客,老爸拿出好酒要跟乾奶奶喝點助興,我想老年人不好喝酒吧,正想是不是該出聲阻止.
看見乾奶奶盯著自己手裡的酒杯,那表情像是在說:「好吧,喝就喝吧!」二話不說,便豪邁地跟老爸乾杯了,然後他們又陸續喝了好幾杯.
Steve 說乾奶奶的中文最容易讓他聽得懂,她那練京劇的抑揚頓挫是真的把中文說的像是在唱歌一樣.

乾奶奶至今都還每兩天就固定和牌友們約打牌,我可是難得的回到台灣才有得打,問她要不要陪我打個幾圈.
她是小時候就在大陸家中學來的一手好麻將功夫,不僅熟練地打得快,連算台數的方法也是非常道地,深知各家算法.
她笑說好,就陪我打幾圈,娛樂娛樂,飯後便和 Steve 及嬸嬸坐上麻將桌.
陪我們這些肉腳打,她可一點都不傲氣,不嫌我們慢,還應我們要求解釋各家算法,相當好牌品.

因為下午和同學們約好踢足球,我們匆匆地離開麻將桌,沒一會兒,娘竟把乾奶奶和姪子們都帶來足球場上,說要看我們踢足球.
到了要說再見的時候,乾奶奶張開手臂要給我們擁抱,我趕緊回絕說我們踢得滿身汗,全身濕濕黏黏的,不必了啦.
倒是她不介意,依舊給我和 Steve 一個大大的擁抱,說好明年見.
Steve 事後受驚地說:「她給我們擁抱耶!你們台灣人通常都不擁抱的耶!」

精通書畫的乾奶奶平常總給人家優雅氣質的印象,但她可不只是這樣,上了酒桌和牌桌,豪邁的氣勢會令人錯以為她當過山寨夫人.
到了這 80 幾歲的年紀,常見的老人家總有一張不短的清單,說明她什麼不能吃,什麼吃不來.
她也可以說她吃不慣西餐,要晚輩為她準備中式料理,這要求也不算過分,可說是意料中的事.
她也大可以婉拒爸爸的好酒,說她年紀已大,不適合這種刺激性飲料,恐會造成身體不適,合情合理.
我們玩得滿身汗,換做是我,我應該不會想跟對方擁抱,但她做了,那疼愛便進了心坎裡.

她既然決定來了,她就跟我們其他年輕人沒兩樣.
我們吃的她都吃,我們喝的她都喝,我們玩的她都玩,不拖泥帶水,不避諱,不掃興 – 三個世代間的鴻溝,立刻變成一條小水溝.
我期許自己如果有幸活到80歲,也要當個這樣討人喜歡的老人家.

28 Comments

Trackbacks and Pingbacks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