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己的態度決定了別人的角度

on Jan 14 in 極道鮮師 tagged by

上學期的 assessment Week (就是要給每個學生一個評分,看他們這段時間以來的努力與成果如何),主任問我各個學生上課的情況,我依實稟告.

一個年紀稍長的孩子,不喜歡做作業,但我請他在課堂上做,他倒是都願意的.
我知道他其他科目的壓力很大,於是我這一科他比較鬆懈,再加上他願意利用課堂的時間做,我就還可以接受,並沒有問題.
但這可不符合主任的標準,她完全不能接受,立刻拿出處罰單,要我給這個孩子處罰.
我不太願意,但知道這是校方規定,也知道她是我上司,我沒有理由正面回絕.
於是我嗯嗯啊啊的,假裝趕著上課,假裝太忙忘記,拿了單子就閃人了.


其他在一旁的老師們也同聲敵慨地說他是懶惰的學生,亦主張我應該處罰他.
他們聲聲催促,恨不得我給越狠的處罰越好的樣子,是讓我開始認真思考這件事的主因.
這個孩子上其他老師的課的時候,到底是啥樣子?
為啥所有的老師都恨不得我能處罰他,好讓他們出口氣似的?

這讓我想起16歲那一年,我在一間小酒吧裡打工,因為想學調酒.
我們共有5個吧台輪班,有一位酒保負責保護我們.
一天我去上班的時候,另一個吧台告訴我前一晚發生的事.
一群大學生來慶生,其中一位喝到爛醉開始發情,趁當夜負責的女吧台去上廁所的時候,在廁所門口等她.
當她一打開廁所的門,立刻就被拖進去強吻.

我很生氣,轉頭質問酒保大哥:「那時候你在做什麼?這不是你的工作嗎!?」
大哥冷冷地說:「我哪分得清楚她到底是真的不要,還是欲迎還拒.」
我明白他所指為何,突然無話回應.

這位女孩平常的私生活的確頗亂.
她常跟來喝酒的客人私下出去,上班期間亦常坐在客人大腿上卿卿我我,摟摟抱抱.
她常辦事前帶男人來酒吧裡喝酒助性,辦完事後再一起回到酒吧裡來巡過幾回.
那是我第一次知道,不用被抓姦在床,大家也看得出來你們之間有一腿.
以我當時極有限的經驗,都敢一口咬定她跟誰有特殊關係,何況其他年紀比我更長,在那種環境裡更久的其他同事們.
大家只是因為事不關己,心照不宣罷了.

當時酒保大哥這一句話讓我印象很深刻.
因為她平時的作風,導致當她真的有難的時候,沒人體會,沒人出手幫她.

話說回來,這個學生本性不壞.
他跟我說過,曾經一度太過認真唸書,導致他頭髮全部翻白,嚇壞了他自己,從此便有點恐懼,決定放輕鬆就好了.
我想,這是他態度懶散的原因.
可是,當他的態度過分懶散,並對老師不甚尊敬的時候,他也勢必要跟很多的「資源」與「知識」擦肩而過了.
而這其中會有所損失的,絕對不是老師們.
適度的努力,是他要重新思考的問題.

記得剛開始碩士課程的時候,我非常的緊張,極度認真的K書,確實做到「預習.學習.複習」三步驟.
那一陣子,長了很多頭皮屑,怎麼洗頭都沒用,還開始有白頭髮,也把我自己給嚇到了.
就像這個學生一樣,面對壓力的時候,我們的症狀都表現在頭頂上 – 但這並不表示,我們應該從此不再努力.
反而,從此我都以此為警訊,努力之餘也提醒自己,是不是該調劑一下,休息一下了.
這其實是福不是禍,還好有這種警訊,不然我若壓力滿載直到瘋掉才發現,豈不是更慘!
這樣想來,才長一下頭皮屑,多幾根白頭髮而已,根本就是大福氣.

現在 Stevie 也會以此調侃我,像隻猴子似地翻翻我的頭皮,然後笑說:「妳都沒有白頭髮耶,最近日子過的很爽喔!」

59 Comments

Trackbacks and Pingbacks

Leave a Comment